社科網首頁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時評
平抑肉價之策
2019-11-16 13:09:00

《財經》2019年第24期2019年11月8日

平抑肉價之策

徐奇淵

   國家統計局10月15日公布9月全國CPI(居民消費價格指數)和PPI(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)數據。受食品價格上漲因素影響,9月CPI漲幅首次達到3%。本輪CPI同比增速上行并非典型的通貨膨脹,而是由豬肉等特殊因素帶來的結構性通脹。

   9月食品價格上漲11.2%,漲幅擴大1.2個百分點,影響CPI上漲約2.21個百分點;非食品價格上漲1.0%,漲幅回落0.1個百分點,影響CPI上漲約0.82個百分點。食品中,豬肉價格上漲69.3%,漲幅擴大22.6個百分點,影響CPI上漲約1.65個百分點。牛肉、羊肉、雞肉、鴨肉和雞蛋價格漲幅在9.4%-18.8%之間;鮮果價格上漲7.7%,漲幅回落16.3個百分點。上述六項合計影響CPI上漲約0.49個百分點。鮮菜價格下降11.8%,影響CPI下降約0.33個百分點。

   10月14日,統計局發布10月上旬流通領域重要生產資料市場價格變動情況,據對24個省(區、市)流通領域9大類50種重要生產資料市場價格的監測顯示,10月上旬生豬(外三元。注:所謂外三元,就是三個品種的雜交豬)價格為34.4元/千克,創紀錄新高,環比9月下旬上漲4.8元/千克,環比上漲16.2%。

   2018年8月非洲豬瘟暴發之后到2018年末,生豬存欄量變化未超出歷史波動區間。但是,從2019年初開始,生豬存欄量出現銳減。根據中國政府網的數據,截至2019年8月,生豬存欄量已經降至1.978億頭,2018年8月的生豬存欄量為3.224億頭,同比降幅達38.6%。

   生豬存欄明顯下降

   目前,生豬存欄規模已經明顯偏離非洲豬瘟發生前的趨勢外推值。從同比增速的歷史波動范圍來看,存欄量同比增速一般在-10%到+5%之間,但2019年1月以來的存欄量同比變化,已經明顯超出這一波動范圍。2019年4月以來,存欄同比降幅一直維持在20%以上,而且目前尚未見到緩和跡象。生豬存欄明顯下降的事實說明,本次疫情與過去的情況有很大不同。

   同時,生豬存欄量的下降,表現為突出的反季節性。從2009年1月至2018年12月這十年的生豬存量環比增速來看,一般的季節性特征是:年末11月、12月到年頭1月、2月,生豬存欄量有季節性的環比下調,而在年中的大部分時間,生豬存欄量將呈現出月度環比上升的情況。

但是,2019年1月至8月,生豬存欄量的各月環比數值明顯偏離過去十年的波動范圍,最近的7月、8月,生豬存欄量環比降幅均接近10%。與歷史的季節波動性相比,2019年以來的生豬存欄量波動,大大超出了正常波動范圍,這也表明目前疫情狀況壓力較大。

   豬肉出欄供給壓力增大

   當前生豬出欄量變化較穩定,但是生豬存欄量已經出現急劇下滑。2019年二季度,生豬出欄量僅下降6.2%,而同口徑的生豬存欄量已經下滑15%(2019年二季度的生豬存欄量同比增速為15%,但月度數據中三個月降幅均大于20%。這是由于兩者口徑不同,其中季度數據來自國家統計局,月度數據來自中國政府網。但是這并不影響我們這里的分析結論,即:生豬出欄增速較為穩定,而存欄量波動明顯超出歷史正常波動范圍。

   6.2%的出欄量同比下降,雖然是反季節變化,但是在過去十年的歷史波動中,這一增速處于正常波動范圍的下限。

   出欄同比降速穩定,而存欄同比下降較大,意味著同期的凈補欄數量大幅下降。這可能是在非洲豬瘟背景下,恐慌性出欄導致出欄數量相對較為穩定,而存欄量經歷了更快的調整。但是,在存欄量深幅調整的情況下,出欄量的短期穩定,將透支后續豬肉的潛在供給,導致后續豬肉的供給壓力進一步上升。

   在生豬存欄量顯著下降的同時,能繁母豬的存欄量也在明顯下降。根據中國政府網公布的數據,截至2019年8月,能繁母豬的存欄量為1968萬頭,與2018年8月的3145萬頭相比,同比降幅為37.4%,與同期生豬存欄量的降幅基本一致。而且,進入2019年以來,能繁母豬的月度環比增速,也明顯超出了一般的季節性變動,尤其在7月、8月兩個月度,能繁母豬的月度環比均出現了9%左右的降幅。這一變化表明,在生豬存欄量出現短缺的情況下,由于能繁母豬的存欄量存在限制,生豬存欄量很難在一個生產周期(包括能繁母豬的生產、成熟和生豬的生產周期)之內實現有效的補充。

   可見,由于當前生豬出欄量相對穩定,豬肉供給的缺口壓力、價格漲幅壓力尚未充分釋放。而在未來,由于兩個方面的壓力,豬肉供給缺口壓力、價格漲幅壓力將進一步上升。第一,當前的生豬出欄量穩定,透支了未來生豬存欄數量的供給。當前的生豬存欄量將難以支撐后續的出欄增速穩定。第二,能繁母豬存欄量的降幅,與生豬存欄量降幅基本一致,能繁母豬的存欄量限制,將成為生豬存欄量反彈的制約。

   豬肉潛在產出缺口推升通脹率

   首先假設,在過去十年中,豬肉的需求和供給端大體保持平衡,而在非洲豬瘟暴發之后,供給明顯收縮,潛在需求按照原來的消費習慣仍然保持相對穩定。這種供求的不平衡,將會帶來豬肉價格調整的壓力。

   根據2008年12月至2018年12月的生豬存欄數量,我們對生豬存欄量的歷史變化趨勢進行觀察。分別使用線性、二次函數、三次函數進行擬合,然后使用外推的趨勢性,得到豬肉潛在需求的變化軌跡。

   從歷史數據看,生豬存欄量在達到峰值后,逐漸呈現出遞減的趨勢,這符合收入提高、經濟發展階段的消費選擇特征。結合上述三種趨勢線擬合的結果,我們選擇二次函數作為趨勢線的方程(事實上,選擇線性、三次函數的情況,之后估算出來的產出缺口會更大)。

   2019年以來,供給端生豬存欄量的異常下滑,與外推趨勢線所代表的潛在需求形成了巨大缺口。我們將實際的生豬存欄數量作為供給量,而將趨勢線及其外推作為潛在的需求量。將兩者作差,得到了豬肉潛在產出的缺口。

   之所以將上述差值作為潛在產能缺口,而不是現實的產能缺口,是因為現實的豬肉供給取決于生豬出欄數量,而生豬的存欄量則決定了后續一段時間的潛在供給。由于生豬出欄數量只有季度數據,而且樣本時間短,因此使用生豬存欄量來簡單估算生豬的潛在產出缺口。

   目前來看,生豬存欄規模所對應的潛在產出缺口已經超過25%,而進口豬肉僅能解決產出缺口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。2019年9月,在豬肉因素的推動下,CPI漲幅已經觸及3%。

基于前述觀察,2019年末CPI通脹率將可能進一步破3。在2020年春節期間,由于豬肉價格的拉動,CPI通脹率可能達到3.5%-4%的區間,甚至不排除更高的漲幅。不過在春節之后,尤其是年中之后,CPI通脹率將呈現出放緩態勢。

   需要說明的是,貨幣政策更應關注CPI核心通脹率和PPI通脹率。豬肉價格上漲帶來了結構性通脹壓力,同時中國又面臨著經濟下行壓力和PPI走低,貨幣政策宜采取不對稱降息的做法:一方面保證存款基準利率基本不變,另一方面繼續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。

鸿运线上娱乐官网 黑龙江彩票22选5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规则 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安徽快3形态走势图基本图 青海快3走势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包括 美国股票交易规则 双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6码跟6期倍投方法